您在這裡

2016關於過年的味道

關於過年的記憶或是味道,你記得的是哪些?

2016立春過後的一天,冬日暖陽,
二水鄉裡,大多數的田都已插秧完成,
農人一向跟著節氣過日子。

正中午的太陽,稍微趕走了些冬日冷冽的氣息,
我跟著陳家的阿嬤來到田裡,她急著採些芭樂,要寄給剛返台的女兒,
年過六十的阿嬤,即使提著一大桶的芭樂,走過田梗,還是健步如飛,
我跟在後頭,慢慢走,
除了貪戀這冬日難得一見的暖陽之外,
也得小心翼翼的,怕一滑步,就壓壞了一大片的秧苗。
這是過年,農家母親的背影記憶。

田裡的秧苗青翠可愛,田水映照出台灣特有的"巴黎鐵塔",
若不抬頭望見高壓電塔,想像著,也著實浪漫美麗。
這時的田裡,沒有鳥叫蛙嗚,只有田邊灌溉水渠傳來的淙淙水聲,
感謝濁水溪流孕育這片土地各種美好的農作,這是過年的聲音。

三合院裡,曬著剛灌製好的香腸,
老人家高高掛起,擔心路過的狗兒一躍而起,大方打包帶走。
冬日暖陽下,飄浮著的香氣,這是過年才有的味道。

廚房裡,要有雞(象徵:起家的閩語),
要有魚(象徵:年年有餘),
要有長年菜(象徵:長壽綿綿)
滋滋作響的油鍋和冒著白煙,這是過年時,廚房特有的味道。

祝福大家 在新的一年 平安健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