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在這裡

春日漫遊二水

下了一個禮拜的雨,今天天氣一放晴,
孩子們迫不及待穿著雨鞋(菜園田土泥濘),
先到大丘園農場的菜園裡看看自己種的菜是否安好,
所幸,菜園裡的菜菜們還有綠豆們,很堅強的挺過了禮拜的雨。


看過了菜,又衝去採了一大堆桑甚,要做桑甚果醬,同行的友人孩子正在養蠶寶寶,看見桑甚葉,超級開心。(每年春天,大丘園農場的桑甚樹們都會結實累累,等孩子們去採食,接著預告夏日的開始。)


之後還要央求要去濁水溪撿石頭(精力旺盛,悶了一個禮拜,今天全要釋放嗎)
我們到達時濁水溪河畔時,有幾位國中生哥哥在水裡戲水。


閒聊才知道,他們在抓"溪哥"(回家找資料才知是"台灣馬口魚"的閩語),
大男孩們彷彿在這裡玩了好些年似的熟悉,為我說明魚的特性,
比如,
  映著夕陽,看見水面上的漣漪都是魚,
  夜裡,還會跳出水面很漂亮喔~
我看著雙眼發光的大男孩,心裡想像著,清亮的月光下,水面上跳舞的馬口魚,
(當然,我對馬口魚沒研究,以上畫面純屬想像。)

突然,大男孩對我說:妳可以轉過去一下嗎?我要換褲子(回家),
我轉過身,看著遠方的南投大山,背後幾個大男孩的笑鬧聲,


不知道,這是不是在二水長大的男孩子們,夏日生活的一小部份,瞞著父母偷偷的在濁水溪裡玩?!
(回家,我也問問我們家的歐吉桑,年少時,是否也這樣偷偷的跑到濁水溪旁玩水?!)
大男孩離開前還體貼的叮嚀我和家裡的小朋友:
  前方更遠的那一區水較深,不要去那裡喔~


我們在淺水的地方踩踩水,學打水漂,或撿撿美麗的小石頭,
因為,今天沒帶衣褲來換。(哈~)

分享 鄭智仁醫師為二水寫的跑水祭的一小段......

水溪的水從這天頂來    溪水內面有祖先的血汗
一山過了一山擱一山    養飼萬物養飼阮大漢
濁水溪的水從這天頂來  溪水內面有祖先的血汗
一莊過了一莊擱一莊    家家戶戶歡喜滿田園
濁水溪的水從這天頂來  溪水內面有祖先的血汗
一冬過了一冬擱一冬    春去秋來逐冬好年冬
吃果子就拜樹頭   做人愛實在
一腳步就一腳印   天公會疼憨人......

我喜歡聽大丘園的阿公唸,那樣韻致有味的閩語聲調,令人著迷的濁水溪。